尋找“身份”的女孩
來源:安順市廣播電視臺    發布日期:2019年05月23日

  在安順市平壩區,有這么一位獨自在城區流浪了十余年的女孩。伴隨著坎坷的遭遇,這些年她一直在苦苦尋找,尋找一個屬于自己的身份。

  一張身份證領取憑證,仿佛是一把通往新生活的鑰匙,讓眼前的這個小女孩欣喜不已。很快她就將告別自己十多年的黑戶生涯,從此擁有一個合法的身份。而憑證上面的名字是她為自己取的新名字,寓意人生的諸多坎坷磨難能夠從此“消停”,她給自己定的生日也很有紀念意義。

  在蕭婷取得合法身份之前,她有著長達十余年的流浪生活。蕭婷說,自己三歲左右就突然和家人離散,年幼的她幾經輾轉,最終被送到一戶農民家中,人生的記憶也從這里開始。

  蕭婷:聽到大人談話,當時自己也懂一點,她們說現在還小,等長大了就好了,就好傳宗接代,好當童養媳,他家有兩個兒子,有一個年紀應該在二十八九歲左右。

  雖然年幼,但蕭婷懵懵懂懂的意識到,自己在這個家里背負著一個奇怪的身份。

  蕭婷:我記得她家那個兒子,經常出入我的房間,就只是坐在我的床頭,又不說話,就是沉默。

  或許是出于對蕭婷的同情,大概在2006年左右,這戶農家的小兒子決定帶她逃出這個家庭。

  蕭婷:他家小兒子挺可以的,趁家人做農活,騎車送我坐的車到了平壩。

  不過,蕭婷的不幸并沒有因為她的出逃而結束,坎坷與磨難又接踵而來。

  蕭婷:車站在招攬住賓館的那種,她曉得我的情況,看我小,就把我介紹給一個開面包車,有三十四五歲的樣子,開面包車的人帶我往深山里開,我最后選擇跳車跑了。

  嬌小的身軀,慌亂的腳步,年幼的蕭婷一口氣跑到了平壩縣城。從此開始了漂泊流浪,也過起了沒有合法身份的黑戶生活。

  蕭婷:餓的時候就是有吃的就吃,沒有吃的就是撿人家吃剩下的東西吃,我記得有一次都是六七天沒有東西吃,就是喝水。

  無依無靠,孤身一人。流浪的這些年,蕭婷過得異常艱辛。

  蕭婷: 沒有固定的住處,當時就是人家的拆遷房,工地,走到哪里休息到哪里。冬天我還穿過短袖,那個時候穿的衣服就是人家不要的,收丟的,有的還是人穿晾曬的衣服,我去偷偷拿來穿起。

  2012年,蕭婷認識了當時正在平壩夏云鎮開小吃店的嚴阿姨,從此她的生活才開始有了好轉。

  嚴阿姨:當時我問她你住哪里,她說我住工棚,用紙殼墊著就睡,我說你那里條件那么艱苦,干脆來我家住。

  在嚴阿姨的店里,蕭婷不再為吃住發愁,當年的5月4號,她還在嚴阿姨這里,領到了人生的第一筆工資,那些日子,也是她人生中最為幸福的一段時光。

  蕭婷:她就像我的親媽媽一樣。

  從嚴阿姨的小吃店開始,蕭婷的生活開始步入正軌。她先后干過KTV服務員,網管等工作,并在平壩城區租了一個單間,有了自己幸福的小窩。不過,雖然自己的流浪生涯已經畫上了句號,但他的黑戶身份仍然沒有解決。

  蕭婷: 過年過節,看到你始終是一個人,就會問你,你的父母呢,我就會說我始終是一個人生活,父母去外地了,但我沒有給他們說我沒有戶口。

  沒有身份,讓蕭婷總覺得和這個世界有些格格不入。

  蕭婷:各種不方便沒有身份證,想要出行,想要住店,想要考駕照都不行,都沒有辦法去實現。我也辦不了銀行卡,存不了錢,導致我現在身無分文。

  這些年,為了取得一個合法的身份,蕭婷一直在努力著。在經過多種渠道還是沒能取得一個合法身份的情況下,最終她選擇向公安部門求助。

  平壩區公安局治安大隊大隊長 王世武:我就喊她到辦公室了解情況,很驚訝,沒有戶口,沒有親人,還在平壩生活了十多年。     

  王隊長了解情況后非常重視,花了兩個月時間走街串巷一一核實她的經歷,還在網上給她做人臉對比,找到畢節一戶人家,也曾丟失過小女孩,最巧的是丟失的孩子也是19歲。

  平壩區公安局治安大隊大隊長 王世武:他家有個姑娘和女孩相似度達到了98%,當時大家都很高興,可是經過DNA比對,并沒有血緣關系。

  王世武最后給她上了平壩區疑難人員的集體戶口, 王世武說, 這是一把雙刃劍,解決她身份的同時,也可以很好的管理他的身份。如今,平壩區公安局不僅給蕭婷落實了戶口的問題,也多次幫助蕭婷進行尋親。在公安民警的幫助下,蕭婷終于告別了十多年的黑戶生活,也告別了這些年坎坷不斷的人生之路。現在,有了合法身份的她正以一種積極陽光的心態,擁抱全新的生活。

  蕭婷:我想經過自己的努力,學駕照,以后買車買房,過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安順臺記者:胡琛 梅世桂  通訊員:楊明偉


上一篇:男子凌晨2點翻墻偷內衣 監控視頻現原形

下一篇:全市各級人大發揮職能作用聚焦脫貧攻堅工作現場推進會召開